集会记录

北京语音音系小组暑期特辑#沪上读书III

作者:王旖旎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

林燕慧教授每次讲座的内容都非常的充实,两个小时下来总有一种大脑快停止思考的感觉,但又忍不住把自己感兴趣或者不懂的地方再与老师讨论片刻。林老师的三次讲座内容安排都在phonetically-based phonology的大主题下,不同角度的分析相互补充,并与其他几位老师的内容遥相呼应。

林教授三次讲座的主题分别是:(1Phonetically-Based Phonology(基于语音的音系学);(2Chinese Affixal Phonology(汉语词缀音系学);(3Variation in Standard Mandarin Loanword Adaptation(标准普通话中借词音变的变异)。

老实讲,林老师的第一次讲座我们整个小组都十分期待,因为在6月份的读书会中我们刚读过Phonetically-based Phonology(Hayes et al.2004)。林老师的介绍也是从这本书开始的。(1Phonetically-based Phonology的基本观点是,音系的制约条件来源于说话人对发音和感知的理解,而这一语音知识在音系类型学上也有相当重要的意义,因为一些控制发音和感知的物理或生理条件是所有语言共有的,比如说在世界语言中有长浊塞音的语言一定有短浊塞音,因为从发音难度上来看,长浊塞音比短浊塞音更困难。(2)林老师进一步讲了Steriade2008)提出的P-map理论(P = Perceptibility 感知度),简单来说这一理论作用到OT制约条件上,就表现为要求在特定环境中基于相关对立音的感知相似度从输入项到输出项做出最小的调整,如在听感上[p][m]的差别要大于[p][b],所以P-map的要求投射到OT的制约条件中就是IDENT [+/–nasal]/V__ ](禁止改变鼻音特征)的排序要高于IDENT [+/–voice]/V__ ](禁止改变清浊特征),这样可以解释为什么词尾不能有浊塞音的语言,以清塞音而不是以鼻音替代。(3)第三部分林老师提到了 Flemming2001/2004)对“Articulatory difficulty/markedness(就单个的音而言的发音困难度和标志性)“Perceptual difficulty/markedness(就相互对立的音而言的感知困难度和标志性)的区分。除了前者,音系制约条件也必须考虑后者。采用Lindblom1986)的“The Dispersion Theory of contrast”(对立离散理论), Flemming 进一步将限制语言中对立音位的规则理论化,总结为:最大化对立 音间的差别;最省力发音;最大化对立音数量。(4)第四部分林老师用上述Phonetically-based Phonology的理论方法分析了几个汉语中的例子。如获嘉D变韵中,所有本韵的鼻音韵尾和母音合并成鼻音韵母,在变韵后形成三个对立离散(dispersed)的鼻音韵母, 同时也是保持鼻音韵母变韵前与变韵后对应关系共同作用的结果。(5)最后一部分林老师提到了一些与Phonetically-based Phonology不同的观点和理论,比如从历时角度用代际继承与传播来解释音变和普遍性的音系规则。林老师说这部分的意义在于告诉我们,只有完全熟悉与你不同的声音,你才有更大的把握去反击并完善自己的理论。

第二次讲座的题目是汉语词缀音系学,尽管汉语的形态变化相对匮乏,但是也存在一些复杂有趣的案例能够帮助展示一个更完整的汉语形态音位学,而对这方面的关注还相对较少。(1)第一部分林老师展示了分别用形态学和语音/音系学两种不同的方法分析阳谷的儿化现象。阳谷话的儿化后缀除了有卷舌音[r]之外,还有边音[l],有时[l]还会出现在音节中间位置,形态学的分析方法认为阳谷话卷舌音变存在一个后缀[r]和一个中缀[l],语音/音系学的分析方法则认为[l]是音系插音的结果,阳谷话的儿化后缀只有[r]一个。林老师提出了一种混合方法的分析,即[r][l]都是阳谷话儿化词缀,但[l]出现的位置受到语音/音系因素的制约,[l]的作用是使两个音素成分的转换更平滑,之后对阳谷话数据的分析证明了这一假设的合理性,从数据分析中,林老师归总了驱动中缀产生的因素,包括卷舌动作和谐、韵律制约以及语音层面的对立到表层的实现程度等。(2)第二部分讲了如何分析一些不规则的形态音系学输出,林老师提倡一种共时的理论方法,她认为不规则形式是由一些特殊的规则或制约条件驱动产生的,如北京话中前鼻音儿化韵不带鼻化特征,而后鼻音儿化韵是带有鼻音特征的,张杰(2000)在语音学层面上分析这是因为前鼻音的鼻音成分不如后鼻音强,林老师从对立角度解释这是因为要保持前后鼻音儿化形式的对立。获嘉子变韵的解释与之相似,都是对词根的忠实性制约条件与变韵后形式要保有词根对立的矛盾博弈的结果。(3)最后一部分林老师在汉语变韵的基础上总结了特征词缀的类型,特征词缀包括音素特征、声调特征、韵律特征等,如goose复数变为geese,就可以看做是增加了[-back]词缀。汉语中的特征词缀多发生于变韵中,主要形式包括音素特征词缀、词缀+浮游特征、韵素(mora)特征词缀、韵素+音素特征词缀等,这些特征词缀可能在表层实现为一个音素,其特征也可能被部分实现或不实现,这受到音素限制和韵律规则的制约。通过对汉语各方言变韵中特征词缀的分析,林老师概括出来一系列汉语特征词缀的特征(如在同一方言中特征词缀可多样地被实现为特征或音素等),并与非汉语语言的特征词缀特点进行了比较。

第三次讲座的主题与Kenstowicz教授的题目相关度很高,林老师将主要的关注点聚焦在普通话借词元音和鼻音的变异上,分析了从英语借入的借词在普通话中的适应模式,探求在多大程度上这些适应模式中的音变与语音/音系相关(这一课题之前已经有学者做过一些研究,比如说Hsieh, Kenstowicz & Mou(2009)已经分析过英语中元音的前后影响着借词借入普通话后对鼻音韵尾的选择)。与语音/音系相关的音变有很多类型,比如特征音变,在借词中,一些特征会比另一些特征更忠实地被保留,像是在借词中辅音的发音方法较发音位置更好地被保留了下来;环境音变,像是在普通话借词中,紧跟着后低元音的[n]会变成[Ó];基于输入差别的音变;完全相同条件下的无规则变体,如Blair在普通话中既可以是布莱尔也可以说布雷尔。林老师以标准普通话中借词元音的变异标准普通话中借词鼻音是否复化(如Tíffany是蒂芙尼还是蒂凡尼)两个案例探究了普通话借词的音变模式和变异容忍度。以标准普通话中借词元音的变异为例,通过对随机收集的小规模样本的分析,可以发现一些音变的系统性分布规律:如英语元音的前后比元音的高低和圆展更忠实的被保留在普通话借词里;在高低上音变是可能出现的,但容忍度很小,比如只允许高中、中低之间变化,不允许高低音变的发生;中元音在前后关系上表现得很模糊等。紧接着,林老师将这些已获得的规律放入更大的样本中去检验其是否普遍且成系统,通过对《牛津高级英英英汉双解辞典》中4200个人名地名的中英对照分析,发现其音变模式与以上规律完全一致,除此之外,不同元音还表现出不同的音变级别,如整体来看中元音最多变,低元音次之,最稳定的是高元音,松紧元音之间也有差别,这些与第二节所提到的感知上的对立和显著度有关。第三部分林老师引了相关感知的实验数据,证明了以上模式在感知上也是成立的。最后林老师提到已将普通话借词元音适应性音变模式的变异在 Lin2015)用优选论模型表示出来。

林老师三次讲座其实是从理论到多角度案例的逐次深入,除了前沿的理论和丰富的语料,其研究问题的严谨论证逻辑也给我们以启迪。对我个人而言印象最深的是第三次,因为在展示两个案例的过程中,林老师其实也展现给我们一套从数据分析到实验论证再到理论支持的完整的、操作性极强的音系学研究模板,在课下我有尝试用相似的方法去探讨网络词的音变模式,神奇的是得出的结论与林老师提到过的Miao ,Ruiqin2005)得出的关于普通话借词模式的相关结论是相互印证的,这引发了我进一步的思考——网络语音表达个性的的需求,借词有在感知上接近源语言的需要,二者一个求异一个求同,但其中的音变模式竟然极其相似,这到底是为什么?虽然现在我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恐怕还是要从音系中去寻找。

参考文献:

Lecture 1

Flemming, Edward. 2001. Auditory Representations in Phonology. New York: Garland Press. Flemming, Edward. 2004. Contrast and perceptual distinctiveness. In Phonetically-Based Phonology, eds. Bruce Hayes, Robert Kirchner, & Donca Steriade, 232-275.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Hayes, Bruce., Kirchner, Robert. & Steriade, Donca. 2004. Phonetically-Based Phonolog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Lin, Yen-Hwei. 1993. Degenerate affixes and templatic constraints: Rime change in Chinese. Language 69:649-682.

Lin, Yen-Hwei. 2001. Toward a unified account of three classes of Huojia affixed words. In Chinese Phonology in Generative Grammar, ed. De Bao Xu, 223-240. San Diego: Academic Press.

Lin, Yen-Hwei. 2005. Contrast maximization and nasalized vowels in Huajia Chinese. Paper presented at the Linguistic Society of America Annual Meeting. Oakland, California.   

Lin,  Yen-Hwei.  2008.  Variable  vowel  adaptation  in  Standard  Mandarin loanwords.  Special  Issue  on  Loanwords,  Journal  of  East  Asian  Linguistics 17.4: 363-380.

Lin, Yen-Hwei. 2010 (2012). “Unexpected morphophonological outputs,” NACCL-22 & IACL-18: Proceedings of the 22nd North American Conference on Chinese Linguistics and the 18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hinese Linguistics, Vol. 1, edited by Lauren Eby Clemens and Chi-Ming Louis Liu, 363-382.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Distributed by NACCL Proceedings Online, 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Columbus, Ohio.

[http://naccl.osu.edu/proceedings/naccl-22_iacl-18] [Publication appeared in 2012]. 

Steriade, Donca. 2008. The phonology of perceptibility effects: the p-map and its consequences for constraint organization. In The Nature of the Word : Studies in Honor of Paul Kiparsky, eds. Sharon Inkelas & Kristin Hanson, 151-179. MIT Press. 

Lindblom, Björn. 1986. Phonetic universals in vowel systems. In Experimental Phonology, eds. John J. Ohala and Jeri Jaeger, 13-44. Orlando: Academic Press.

Lecture 2

Lin, Yen-Hwei. 1989. Autosegmental treatment of segmental processes in Chinese phonology.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Ph D dissertation. 

Lin, Yen-Hwei. 1990. The retroflex as a complex segment. ESCOL ’89, Proceedings of the Sixth Eastern States Conference on Linguistics, 182-193. Columbus: Department of Linguistics, Ohio State University.

Lin, Yen-Hwei. 2004. Chinese affixal phonology: some analytical and theoretical Issues. Special Issue on Phonetics and Phonology,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5.4: 1019-1046.

Lin, Yen-Hwei. 2005. Contrast and merger in morphophonology. Keynote speech given at IACL-13: 13th Annual Meeting of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n Chinese Linguistics, Leiden University, The Netherlands.

Lin, Yen-Hwei. 2005. Contrast preservation and neutralization: Nasal Vowels in Chinese diminutive words. Paper presented at MCWOP-11: Mid-Continental Workshop on Phonology 11. Ann Arbor: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Lin, Yen-Hwei. 2007a. Ungrammatical affixed words in the Huojia dialect. Taiwan Journal of Linguistics 5:1-18.

Lin, Yen-Hwei. 2007b. The Sounds of Chines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Lin, Yen-Hwei. 2008a. Parsing roots and affixes in Chinese affixal phonology: The conflicts of faithfulness and contrast preservation. Paper presented at the Annual Meeting of Linguistic Society of America, Chicago.

Lin, Yen-Hwei. 2008b. A systemic approach to morphophonological alternations: Diminutive rime change in Huojia and Jiyuan. Paper presented at Is CLL-11: 11th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f Chinese Languages and Linguistics. National Chiao Tung University,Hsinchu, Taiwan.

Lin, Yen-Hwei. 2008c. The morphophonology of Pingding er infixation: an OT analysis. Interfaces in Chinese Phonology,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Monograph Series, edited by Yuchau E. Hsiao, Hui-Chuan Hsu & Lian-Hee Wee, 161-182. Taipei, Taiwan: Institute of Linguistics, Academia Sinica.

Lin, Yen-Hwei. 2009. Contrast preservation in morphophonology: Diminutive rime change in Hong’an Chinese. ICEAL-2: Proceedings of the 2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East Asian Linguistics. Simon Fraser University Working Papers in Linguistics, volume 2. [https://www.sfu.ca/gradlings/working-papers/wp_2.html]

Lin, Yen-Hwei. 2017. Realizations of featural affixes in rime change. Keynote speech at ICCPG-4: the 4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hinese Prosodic Grammar, Henan University, China (June 3-4).

Lin, Yen-Hwei. 2018. Yanggu diminutive er affixation revisited. Paper preseted at NACCL-30: the 30th North American Conference on Chinese Linguistics, Ohio State University.

Zhang, Jie. 2000. Non-contrastive features and categorical patterning in Chinese diminutive suffixation — Max[F] or Ident[F]. Phonology 17:427-478.

Lecture 3

Hsieh, Feng-fan, Kenstowicz, Michael, & Mou, Xiaomin 2009. Mandarin adaptations of coda nasals in English loanwords. In Loan phonology, edited by Andrea Calabrese and W. Leo Wetzels, 131-154. Philadelphia, PA: John Benjamins.

Lin, Yen-Hwei. 2008. Patterned vowel variation in Mandarin loanword adaptation: evidence from a dictionary corpus. NACCL-20: Proceedings of the 20th North American Conference on Chinese Linguistics, edited by Marjorie K.M. Chan and Hana Kang, 175-184. Columbus, Ohio: East Asian Studies Center, 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Lin, Yen-Hwei & Huang, Ho-Hsin. 2013. Nasal adaptations in Standard Mandarin loanwords. Invited talk at Face-to-Face Phonology Workshop of the 4th Theoretical Phonology Conference. 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 Taipei, Taiwan.   

Lin, Yen-Hwei. 2015a. Input underspecification and multiple outputs selection: variation in loanword adaptation. Capturing Phonological Shades within and across Languages: Inspirations from the Theoretical Phonology Conferences, edited by Yuchao Hsiao & Lian Hee Wee, 320-341. Cambridge: Cambridge Scholars Publishing.   

Lin, Yen-Hwei. 2015b. Adapting English nasals into Standard Mandarin: nasal gemination and post-nasal vowel epenthesis. Invited talk a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in Celebration of the 30th Anniversary of the Graduate Institute of Linguistics. National Tsinghua University, Hsinchu, Taiwan.   

Lin, Yen-Hwei. 2017. Metrical effects in Chinese phonology. Invited talk at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d Beijing Language and Culture University Joint Research Center for Chinese Linguistics and Applied Linguistics,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Miao, Ruiqin. 2005. Loanword Adaptation in Mandarin Chinese: Perceptual, Phonological and Sociolinguistic Factors. Stony Brook University Ph D dissertation.

Advertisements

北京语音音系小组暑期特辑#沪上读书II

作者:李可纯
“韵律”(prosody)一词内涵广泛,在Encyclopedia of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与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Linguistics两本百科全书中,有许多语言现象都会被冠以“韵律”之名:基本韵律单位及其组织结构(参见prosodic phonology),重音规则(参见metrical phonology),声调规则(参见autosegmental phonology, sandhi),语调(参见intonation),句法-音系交互界面(参见Syntax-Phonology interface)等。 在Gibbon教授的讲座中,韵律是一个较为宽泛的概念,涉及到上述诸多领域中,但是采用的方法主要是语音学的。与传统语音学研究韵律主要关注音高、音强和时长三个要素不同,Gibbon教授深入探讨了“时间”概念,并注重从语篇到音位各个层级的实证证据。Gibbon教授的讲座分为四讲,(1) The Phonology of Prosody (韵律的音系学,不是prosodic phonology) (2) The Phonetics of Prosody 1: Rhythm (韵律的语音学:节奏) (3) The Phonetics of Prosody 2: Melody (韵律的语音学:旋律)(4) Social Phonetics of Prosody  (韵律的社会语音学)。其中穿插了TGA、OSCAR等研究韵律的实用工具。
节奏(rhythm)是韵律的一个重要要素。说到节奏,人们可能首先想到的是音乐的拍子,不过言语的节奏并不像音乐的拍子一样稳定且容易识别。概括说来,它是在等长的时间单位中某种特征交替的重复模式,比如重音的强弱交替,音节的长短交替。“英语是重音型语言(stress-timed),汉语是音节型语言(syllable-timed)”的分类就是基于节奏概念的。在节奏的概念中,交替基本单元的“等长性(isochrony)”往往是研究的重点,这也就意味着“时间”的概念,或者说计时模式(timing)对于研究节奏是非常关键的。但是在传统音系学的研究框架里,“时间”并不是具体的几分几秒,而是抽象的特征;在聚合关系里,它体现为长/短的对立特征;在组合关系里,较长单位会被解读为较短单位的叠加。实际测量的时长并不存在于传统音系学的模型中。比如在研究音节时长时人们发现,英语不同重音音节对应的时长确实存在差异,但是这种差异在音系学上并不显著;就如同汉语不同声调音节对应的时长同样存在不显著的差异。因此重音型语言/音节型语言的分类很难找到与其稳定对应的声学参数,如果存在生理基础,那也更可能建立在感知模式之上。尽管对节奏的实证研究有诸多困难,但是Gibbon教授向我们介绍了三种技术处理方法,基于对标注语料的数据挖掘,可以将实际时长的数据用于研究节奏:
1. “一维”模型:一些节奏度量被称为一维,是因为它们只使用一个参数,如时长分布的方差,也有PIM, PFD, nPVI等稍复杂的度量。其中nPVI (Normalized Pairwise Variability Index)应用最为广泛,它将相邻时间间隔时长的变化率纳入考虑,以排除说话人语速的影响。这个指数越大,说明单位时长越不稳定,根据课堂展示的样本,英语nPVI在50以上,汉语是40,而一些非洲语言能够低于30,说明音节时长极为稳定。
2.    “二维”模型:二维模型关注变量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单一的度量。这种关系可以用散点图表示。下图呈现的就是相邻音节时长的关系(左侧为汉语普通话,右侧为英语)。x轴代表音节时长,y轴代表与其相邻的下一个音节的时长。在时长平均值处画出横竖两条线,分隔出的四个区域分别代表“短+长”组合(左上),“长+短”组合(右下),“长+长”组合(右上),和“短+短”组合(左下)。汉语的音节时长在平均值附近均匀分布,说明音节长短相差不大;而英语音节的时长分布虽然也围绕在平均值附近,但是左下(相邻音节时长均低于平均值)的分布明显要多于右上角的分布(相邻音节时长均高于平均值),也就是“短+短”的音节组合情况要多于“长+长”的音节组合。IMG_1812.PNG
3. “三维”时间树模型,生成音系学中根据核心重音规则(Nuclear Stress Rule)等系列规则自上而下画出树状图,从而推导出每一成分的相对显著程度,Gibbon教授则提出从实际时长数据出发,我们也可以逆向推理,用时长代表各成分的显著性,自下而上推出重音分布的树状图。时间树模型之所以是三维的,因为它包含了语言单位之间的聚合关系,不同语言单位的层级关系,以及这些单位和实际测量时长的关系。IMG_1813.PNG
无论是语音学还是音系学,对于节奏的描述通常止于时间长短,但是Gibbon教授进一步认为,仅仅通过标注语料获取时长信息,并不足以抓住节奏的本质。因为在节奏的定义中,更重要的一个要素是强弱特征的交替(alternation)。凡是能够交替的特征,如音高的高低交替、音强的强弱交替,时长的长短交替,都与节奏密切相关。所以Gibbon教授提出用“振荡器模型”(oscillator model)来解释对于节奏的感知。与广播信号的传递类似,声带振动产生了基础的载波频率(carrier frequency), 而这一频率后续会得到调制(modulation)使其振幅包络线发生改变,而正是通过调制才代入了节奏相关的信息。语音学家已经用此模型来解释言语发生的机制,而感知过程可以理解成它的逆过程“解调”,从调制频率中将载波频率分离出来。“解调”作为感知的形式化模型,其核心步骤可以简化如下:只提取波形图的正值部分,得到振幅的包络线,把包络线看成独立于原波形图的信号,并进行傅里叶变换,求得包络线的频率,也即得到了调制频率。节奏可能体现在不同的调制频率区域里,比如短语的节奏体现在0.5Hz左右(对应时长2s),音节层面的节奏体现在4Hz左右(对应时长0.25s)其实在音系学对于节奏的研究中,“振荡器”模型也是存在的。它体现为一种抽象的震荡模式——迭代。比如英语语调、天津话连读变调,都可以用有限状态机(finite-state machine)来进行模拟(见下图)。它不仅定义了声调序列,同时也用交替特征的循环定义了重复模式。有限状态机的应用将韵律研究中的节奏变为了可以计算的概念。IMG_1814.PNGIMG_1815.PNG
虽然语调、音调模型最初是为了描述言语的旋律而不是节奏,但是一旦形成了一种重复模式,也就成为了节奏的组成部分。节奏可以说是一种“涌现”(emergent)的现象,伴随着音强、时长、音高等许多其他特征。旋律中的交替也是节奏的组成部分。
不过旋律也有独立于节奏的功能。旋律的直观呈现是附着在不同语言单位上的音高曲线。声调、重音(stress)、音高重音(pitch-accent)、语调等都是旋律的体现。在第三讲关于旋律的讲座中,Gibbon教授首先介绍了数种平滑处理基频曲线的方式(F0 stylisation)。我们可能会觉得Praat中已经可以直观看到基频曲线了,为什么还要平滑处理呢?这是因为Praat的基频曲线只是具体的测量数据,如果我们想要对旋律模式有更深的理解,还需要建立数学模型。平滑基频曲线的算法,就是一种模型。一个好的模型在语音合成中也能得到广泛的应用。Gibbon教授主要讲解了一元线性回归和多项式回归的模型。在平滑处理之后,我们还要对模型是否合适进行评估,一种方式是从数学上计算平滑后的F0曲线与原曲线的数值差异,另外一种是通过感知实验,将平滑后的基频曲线应用到原语音段落中,让被试判断是否产生了差异。平滑处理F0曲线不仅可以应用在词、句,甚至可以是语篇、对话,这样我们就得到了一个更高层级的旋律模式。一种典型旋律模式是英语中的“call contour”, 比如对话开头称呼人的姓名”Jenny”,在对话结尾说”thank you” “bye-bye”。有意思的是,英语只会用它来开启和结束对话。Gibbon教授讲到他第一次听到一个德语学生将同样的旋律曲线用在课堂上对他喊“Lauter”(即louder),他觉得很惊讶,因为他觉得在英语的传统中这样的语调是很不礼貌的,但是后来他发现这样的旋律曲线在德语对话中间经常出现。这是德语和英语的语调系统在功能上的差异,“call contour”在英文中只能用在开头和结尾,在言语行为理论中即具有标志对话开启和结束的作用;但是在德语中,同样的旋律曲线除了具备这样的功能以外,还有提示出现问题的作用,比如出现了误解的情况。 
在第四讲韵律的社会语音学研究中,Gibbon教授首先介绍了Labov的经典研究范式,即研究“相关性”的方法,将语音变量同社会经济变量联系起来。之后Gibbon教授介绍了另外一种社会语音学的研究方法,进行在线调查,收集大众对于语音数据的判断。在以往的实验中,参与者判断的准确性往往值得探讨,但是此种范式下参与者判断中存在的差异恰恰是我们希望关注的对象。Gibbon教授现场让大家参与了一份OSCAR的调查,调查不同方言背景的人对于普通话声调的感知情形,即对一个音调在“高,中,低,平,升,降,降升,升降”等特质进行打分。除了分析这些因素与声调感知的相关性外,基于参与者在感知实验中表现的相似性,我们还可以用阶层式分群法(hierarchical clustering)对他们进行分类,结果发现得到的类别和传统方言分区存在很大程度的重合。也就是说,来自相似方言背景的人对于普通话声调的感知模式会更为接近,一定程度上也说明,感知实验的结果可与传统方言分区相互佐证。
Gibbon教授的四讲内容构成了一个有机整体,从人类发音和韵律的物理层级出发,根据已有的韵律现象进行建模,最后再通过调查问卷等方法做相关性研究,用回归分析来对模型进行进一步的验证或者改进,以丰富完善模型。Gibbon教授的讲座风趣幽默,重视数据的可视化,常常有“一图胜千言”的效果。在讲座中,Gibbon教授还向大家介绍了两个免费的韵律分析工具,他鼓励大家使用这些工具进行韵律研究。
Time Group Analyzer (TGA) 是一个分析节奏的工具。提交标注好的Textgrid文件,他能自动提取出各个区间时长信息,针对各个段落及全部文本计算方差、nPVI等节奏相关参数,并给出视觉化的呈现。TGA可以在线使用。
The Online Survey Collation and Reporting tool (OSCAR): 问卷采用Likert模式,调查参与者对于语音片段的感情情况,并收集一些基本信息如年龄、地域、性别、语言背景等。该软件会自动对问卷结果进行分析。OSCAR的使用可与Gibbon教授联系。
这两个工具都可以在Gibbon教授主页看到相关介绍。http://wwwhomes.uni-bielefeld.de/gibbon/
Further reading

  1. Gibbon, Dafydd. “Time types and time trees: Prosodic mining and alignment of temporally annotated data.” Methods in Empirical Prosody Research (2006): 281-209.
  2. Gibbon, Dafydd. “Prosody: The Rhythms and Melodies of Speech.” arXiv preprint arXiv:1704.02565 (2017).
  3. Gibbon, Dafydd. “The Future of Prosody: It’s about Time.” arXiv preprint arXiv:1804.09543 (2018).
  4. Gibbon, Dafydd, and Huangmei Liu. “Variability in Mandarin Tone Perception: a multidialectal approach.” Proc. 9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peech Prosody 2018. 2018.
  5. Liberman, Mark, and Alan Prince. “On stress and linguistic rhythm.” Linguistic inquiry 8.2 (1977): 249-336.
  6. Pierrehumbert, Janet Breckenridge. The phonology and phonetics of English intonation. Diss.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1980.
  7. Wagner, Petra (2007). “Visualizing levels of rhythmic organisation.” Proc.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Phonetic Sciences, Saarbrücken 2007, pp. 1113-1116, 2007
作者致谢:感谢Gibbon教授 (Dafydd Gibbon)授权发表讲座整理,并对本文的英文版进行了修改;感谢戴虎腾、赵英杰提出的修改意见。

 

北京语音音系小组暑期特辑#沪上读书 I

过去的几个星期里,北京语音音系小组南下上海,参加由复旦大学中文系和外文学院合作组织的第五届语音学音系学高级研修班,陈忠敏、端木三、Michael Kenstowicz、Dafydd Gibbon、林燕慧 (Yen-Hwei Lin)、马秋武各位老师为我们做了讲座。我们对我们学习到的东西和思考的问题进行了总结。本文是总结的第一部分,主要内容是记录陈忠敏老师的讲座和我们的思考。

陈忠敏老师进行了四次关于听觉语音学的讲座。第一次主要是讲了人耳的构造及其与声学特征的关系。第二次讲了元音归一化(vowel normalization)中的问题和音变中强音征遮蔽弱音征的现象,第三次讲的是说者协同发音与听者感知补偿,第四次讲的是语音感知模式以及相关的神经机制。

在几个星期前,小组第二次读书会讨论的内容是“感知音征”,当时我们参加讨论的同学缺少声学背景,争论最激烈的问题就是:我们从语图上看到声学音征,比如辅音与元音之间的过渡的弯头音征,能不能和我们对这个音征的感知对应起来?我们知道人的感知过程是很复杂的过程,外界输入的信息在变为大脑可以识别的信息的过程中肯定有变化。如何将声学语图上面看到的音征和真正人的感知机制对应起来?如何找到这种对应的理据?

在陈忠敏老师这一系列讲座中,我们惊喜地发现语音学上的发现可以和我们之前讨论的基于语音学的音系学中的研究相呼应。举个例子,语音学研究发现听觉器官吸收语音信号的过程是受到自身物理性质影响的,在达到器官识别信号的饱和点之后,识别信号的能力就会急剧降低,这也就解释了音系学研究中经常出现的”韵头偏好“(Onset preference)即在CVC的结构中,韵头的辅音是不容易混淆的,而韵尾的辅音,尤其是塞音尾[p][t][k]很容易发生混淆。结合语音学的研究,我们可以推断出来,到了音节末尾,听觉器官接受信息的能力已经很差了,所以韵尾的辅音容易混淆。比如在汉语方言中的塞音入声尾普遍中和成喉塞音。这样我们就可以把音系学的归纳和语音学的理据结合起来了。更多类似的将二者结合起来研究的结果可参考Hayes et al. Eds. (2004)

所有的音系学规律的本质都是发音人的归纳(generalization),音系学的核心目的是要发现以及解释这些规律跨语言的个性和共性,而语音学的目的就是尽可能为这些归纳寻求理据。比如元音高化的现象,音系学希望能够得到最简洁的方法(“奥卡姆剃刀”)来抽象化这个规律,然后用音系学模型如优选论,来解释这个现象(如设置一个对元音高度的制约条件)。这种“抽象化”是音系学的一以贯之的传统方法,无论理论模型如何改变,都必须“抽象化”。而语音学则希望寻找到语音的物理性质上(即声学语音学Acoustic Phonetics)、听觉器官的物理属性上(即感知语音学)还有发声器官的物理属性上(即发声语音学Articulatory Phonetics)的理据,比如两个元音在感知上易混的现象,语音学会寻找共振峰音征上的证据来进行解释。抽象化和具体化这两种不同的方法论实际上并不矛盾,而且应该互为补充。由于方法论的不同导致研究者观察到的数据和思考着的问题不同,音系学和语音学一直处在分道扬镳的张力之下——一方面语音学一度被音系学家排除在语言学之外,而另一方面则有很多语音学家主张要”取消音系学“,即抛弃“特征理论”、“转写规则”、“制约条件”这些音系学家抽象化语言规律的手段。前面已经提到了,音系学的基本原则就是抽象化,也就是说没有抽象化就没有音系学。所以一方面来说对于音系学来说抽象化是不能停止的。而另一方面来说,具体的语音事实音系学家也不能忽略,否则就像是戴上了有色眼镜看世界,违反了科学研究尊重客观事实的原则。实际上,做音系学久了的学者容易忘记语音细节的重要性,做语音学久了的学者也容易忽视在语音细节上面更普遍的规律。我们应该将语音学和音系学研究结合起来,以发现更多的语言规律和语言规律的证据。

组员的思考和老师的回应

IMG_4408 2.jpg
小组成员和陈忠敏老师端木三老师合影:二排左二:戴虎腾、左三:陈忠敏老师、左四:端木三老师、左五:张国文、左六:罗言发;一排左一:程悦、左二:王旖旎、左三:林玉婷、左四:李可纯

王旖旎:我刚好有个想问的问题,之前老师说带宽的问题,说低频分析细腻,高频分析粗犷,所以元音高度分档多、前后少,但是在借词系统里,比如说英语借入汉语,往往是前后的对立会保留得比高低好,这是为什么?陈忠敏:语音的感知涉及到很多因素,旖旎提出的问题可能还要跟语言的音系格局有关,英语元音前后分级少,而且分级的格局跟我们普通话的基本同,但是两种语言高低分级就复杂多样了,英语的跟我们普通话的不同,所以这样高低错配的可能性就大了。我们说元音前后分辨粗,高低分辨细的听觉器官特点的解释是指一个语言系统里的。借词语音涉及到两种音系的匹配问题了。

李可纯:我有关于旖旎问题的一个想法:虽然对于元音高低的感知会更细腻,但是如果元音高低分档过多的话(特别是超出了本语言的高低范畴个数),就会带来一些借词困难吧?——我不知道如果检查最高/最低元音的情况,比如i/a,它们混淆的情况会是如何呢?

另外,我对老师讲的强音征遮蔽弱音征与语音演变很有兴趣,但一直想不清楚的是其中对于因果关系的论证。共时层面上,人们感知中具有的”强音征遮蔽弱音征“偏差能够通过实验手段证明存在;但如果说明这一感知偏差是历时演变的主要原因/唯一原因/直接原因呢?(不可否认这一逻辑非常具有说服力,但目前为止我们只能说它”很可能“是历史演变的原因,而无法说明”一定是”)。可能如果有演变的”中间环节“也是按照我们这一理论预测的路线进行的,那就是对这一因果链的很好支持。在我们已有的例证中(比如音调的产生),类似的中间环节存在吗?或者有什么其他证据能更好地支持因果关系呢?

陈忠敏:是的,遮蔽效应是语音演变的其中一种因素,不是全部因素。所以不能说语音演变一定是遮蔽效应在起作用。你说的“音调”是不是指“声调”?上世纪50年代法国汉学家奥德里古尔有“越南语声调的起源”,认为声调来源于音节起首辅音与音节结尾辅音,即起首辅音清浊消失产生高低调,结尾辅音消失产生升降调,但是他没有就音段激发超音段产生的机制(原因)作解释。最近我在写有关机制方面的解释,可能就是你说的音段到超音段的中间态问题了。

程悦:在对上海本地人的感知测试中,首字位置的清浊感知与声调高低有关,非首字位置的清浊感知与VOT有关。反而持阻阶段声带振动与否并不影响清浊感知。那么,从感知上而言,清浊对立的实质究竟是什么呢?字在不同的位置上,对于清浊感知的重要影响因素不同,听话人在不了解清浊的前提下,如何感知到清浊特征的一致性?
陈忠敏:你提出的问题是很重要也是较为难回答的问题。首先我得纠正你。我说吴语非首字位置的清浊主要的感知音征不是vot,而是持阻时间的长短。我们的研究就是拉长gap或缩小gap的时间,本地人有清浊塞音的shift。关于你的问题:从感知上而言,清浊对立的实质究竟是什么呢?字在不同的位置上,对于清浊感知的重要影响因素不同,听话人在不了解清浊的前提下,如何感知到清浊特征的一致性?我们现在实在不知道吴语地区人对清浊感知的音征到底是什么。只能这样回答你。一对对立的语音,对立的音征有很多,在不同的环境里,不同音征的凸显度不同,重要性不同,人脑有本领可以根据不同的环境来对不同的音征作调节,捕捉到凸显音征,从而来感知音位的对立。但是最终的神经机制是什么,现在没人能说清,我认为如果能说清,今年的Nobel Prize医学生物奖一定是他/她的。可惜Nobel Prize没有语言学奖!

小组2018年春季学期集会海报

 

 

北京语音音系小组暑期特辑#分析性偏好与音系类型学

集会时间:七月五日下午 3:00 — 5:00

主题:分析性偏好和音系类型学 Analytic Bias and phonological typology(Moreton 2008)

Moreton, Elliott (2008). Analytic bias and phonological typology. Phonology 25(1):83–127. [Abstract] [Paper (pdf), version of 2008 Jan. 17.] [Stimuli for Experiments 1 and 2] [Scripts that produced the frequency counts in Section 7(可能要联系原作者才能得到这段代码)]

特约主讲人:龚树潇

本次读书会由堪萨斯大学语言学系音系学方向博士研究生龚树潇主讲Moreton (2008) “Analytic bias and phonological typology”(分析性偏好与音系类型学)。Moreton在这篇文章中提出了两种音系类型学中的决定因素:渠道性偏好和分析性偏好。渠道性偏好指的是在说话人和听话人之间言语传递之间语音上的系统性偏误。这种系统性偏误往往会造成特定自然类或具体的音位消失或凸显,也就是所谓的“音位化”(Phonologisation);而分析性偏好则指的是人认知过程中的偏好,这种偏好会使得有些形式变得更加容易接受 (Moreton 2008)。在过去大多数的音系类型学研究中,因为两种偏好都具有解释力,因此二者的作用往往不能分辨出来,所以分析性偏好实际上是长期被我们的研究所忽视了。Moreton的这篇文章就是想要说明,在控制了渠道性偏好这一变量的情况下,分析性偏好是可以单独起作用,并且引起类型学上的系统不平衡的,Moreton对比了“高元音+高元音”这种“元音高度相关”的音系配列和“高元音+浊辅音”这种“元音高度与辅音清浊相关”的音系配列,发现前者“高高”的模式是更为频繁的,并使用实验方法为分析性偏好的重要作用提供了证据。我们将在读书会中讨论Moreton (2008) 一文的技术细节。

本次读书会时间是7月5日15:00-17:00。我们将采用Zoom线上会议的形式,欢迎通过下面的步骤参加讨论:
Zoom软件可从PC、Mac、Linux、iOS或Android端下载: https://zoom.us/j/565880310
会议账号(Meeting ID): 565 880 310

二零一八年六月集会安排

第一次集会时间:六月二日下午 3:00 — 5:00

地点:北京大学大讲堂泊星地咖啡厅

主题:基于语音的音系学 Phonetically Based Phonology

Hayes & Steriade (2004) — Chapter 1: Introduction: the phonetic bases of phonological Markedness

作者:Bruce Hayes & Donca Steriade

主讲人:何友珏

第二次集会时间:六月九日下午 3:00 — 5:00

地点:北京大学四教403教室

主题:感知音征 Perceptual cue

Hayes & Steriade (2004) —Chapter 2: A review of perceptual cues and cue robustness

作者:Richard Wright

主讲人:居田

第三次集会时间:六月十七日下午 3:00 — 5:00

地点:北京大学35楼地下二层放映室

主题:个体语言的细节是否影响音系分布?Does Language-Specific Detail Affect Phonological Distribution? (张杰对声调的研究:曲拱调是否受音节长度影响?)

Hayes & Steriade (2004) —Chapter 6: The role of contrast-specific and language-specific phonetics in contour tone distribution

作者:张杰 Jie Zhang

主讲人:王旖旎

第四次集会时间:六月二十三日下午 3:00 — 5:00

地点:北京大学35楼地下二层放映室

主题:韵律:音系与句法的互动  Prosody: syntax-phonology interface (Lisa Selkirk的研究)

Selkirk, Elisabeth (2011), The Syntax-Phonology Interface, To appear in The Handbook of Phonological Theory, 2nd edition, John Goldsmith, Jason Riggle and Alan Yu, eds. Oxford: Blackwell Publishing, 2011.

下载链接:http://people.umass.edu/selkirk/pdf/Selkirk%202011%20TSPI.pdf

Selkirk, Elisabeth (1980). Prosodic domains in phonology: Sanskrit revisited. In M. Aronoff & M.-L. Kean (Eds.), Juncture (pp. 107-129). Saratoga, CA: Anma Libri.

Selkirk, Elisabeth (1984). Phonology and Syntax: The Relation between Sound and Structure. MIT press.

补充材料—Bruce Hayes 讲义 Syntax-Phonology interface

主讲人:程悦

第五次集会时间:六月三十日下午 3:00 — 5:00 (受不可抗力影响,本次阅读篇目的第一部分将于六月二十三日下午进行讨论,第二部分的讨论将于之后的线上读书会完成)

地点:北京大学35楼地下二层放映室 + 线上

主题:突破经典优选论模型 Beyond Classic OT(什么是最大熵语法MaxEnt?Bruce Hayes的研究)

讲义: Reading Hayes & Wilson 2008

阅读文献:

主讲人:戴虎腾